第1章635章 谋巡抚官

寒门祸害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xsw.com

    林金元一直注意着书房的动静,看到林晧然领着孙吉祥来到外间的茶桌前,第一时间给二人送去了茶水,然后又悄然地退了出去。

    林晧然喜欢在这里一边喝茶一边望着窗外院子的月色。今晚的窗子正好跟屋顶那轮皎洁的月光相对,整个天地宛如白昼般,令人感到心旷神怡。

    林晧然端起茶盏,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心里自然是希望董份能够安分地接下这个差事,便又是正色地继续询问道:“孙先生,你觉得南洋使团方面的事情现在能不能推动?”

    “皇上自从耕藉礼后,便没有再参加任何重要祭典,甚至清明祭都没有出现。现在皇上已然是要专心于修玄,怕是不可能会亲自面见这帮名不副实的南洋使臣的!”孙吉祥正端着茶盏,平日的主要精力便是放在揣摩嘉靖上,这时显得一本正经地给出答案道。

    林晧然将茶盏轻轻地放下,却是望向孙吉祥道:“我知道皇上现在专心修玄,所以肯定不会亲自面见南洋使团!”

    “东翁其实是另有所图?”孙吉祥正准备喝茶,闻言便是意外地抬头望向林晧然询问道。

    林晧然并没有进行回应,而是伸出手指沾上茶水,旋即在桌面上写下一个字。

    时近十五,今晚的月亮显得很圆,皎洁的月色和淡黄色的烛光交辉在一起,那桌面上用茶水写下的一个字显得格外的清晰。

    仅是简单的一个字,仿佛道尽了世间的秘密之事般。

    孙吉祥的眼睛不比年轻之时,伸长脖子并眯着眼睛望向桌面上的那个字,脸色先是一阵凝重,旋即震惊地望向林晧然道:“东翁总是能够这般总揽全局,令老夫深感汗颜也!”

    他现在已经不再是林晧然的师爷,而算是林晧然的谋士。本以为凭着自己在翰林院的近三十年磨练,加上对史书的钻研,已然能够胜任林晧然谋士一职。

    只是跟着林晧然相处的过程中,他却总是发现这位东翁总是能够不拘于一泥,屡屡给人一种新的思路,其智慧当真是世间少有。

    “先生过誉了,很多事情总会有所纰漏,亦是幸得先生提醒方不至于犯下大错!”林晧然深知孙吉祥策划事情的细心,便是拱手回应道。

    二人又是低声商议一些事,话才刚刚结束,林金元进来汇报张伟造访。

    跟着当年在城北做顺天府尹不同,现在他是堂堂的礼部左侍郎,已然是身处于朝堂的漩涡之中,每晚总会有官员前来拜访于他。

    林晧然似乎早知晓张伟会到访,当即便是让林金元将人领过来。

    孙吉祥心里微微一动,当即便是认真地询问道:“东翁,你想要推举张鸿图出任宁夏巡抚?”

    “如果阻力不大的话,我确实是想要将张鸿图推到宁夏巡抚的位置!”林晧然伸手端起茶盏,并没有隐瞒地点头道。

    官场的斗争,其实争的还是官职,是将自己人安排到重要的岗位上。

    在提出“南将北调”的策略之时,他便知道想要真正贯彻下去,还要打破以杨博为首的文官对北边的把持,需要安排自己的人出任督抚。

    不过北边各大总督都是极有份量的人,而他的人无论是战绩还是资历都远远无法跟那些总督相比,故而只能先从巡抚着手。

    当然,这些都是兵部尚书杨博的自留地,将俞大猷弄到辽东总兵已经殊为不易,而想要将张伟安排到宁夏巡抚同样是困难重重。

    孙吉祥的眉头微微蹙起,对着林晧然认真地劝说道:“虽然张伟在《谈古论今》发表了两篇治军策,但他没有军旅的履历,又不曾在兵部任职,怕是很难为之!”

    “我知道,但不试过又怎么知道不可为呢!”林晧然喝了一口茶水,却是态度坚定地道。

    自从张璁接圣旨入阁,大明一直以来的廷推制度逐渐名存实亡。到了严嵩当政之时,所有大臣的任命不再进行廷推,都是通过一道圣旨进行任命。

    像昔日吏部尚书吴鹏被弹劾罢官,严嵩当即哀求皇上任命小舅子欧阳必进接任,只是仅仅没过多久,嘉靖还是下达圣旨改由青词写得好的郭朴出任吏部尚书。

    由此可见,内阁阁臣和六部尚书的任命之权不再是朝廷重臣的廷推,而是改由皇上的圣旨任命。

    所谓上行下效,严嵩当政之时,一些重要地方督抚的任命同样不再经由廷推,而是由严嵩列出人选并请示皇上的意见,故而首辅和皇上共享了任命权。

    徐阶上台之后,一改严嵩“独相”的执政姿态,则是摆出了一副“贤相”的面貌。

    虽然他不会向皇上提议入阁或六部尚书举行廷推,但巡抚这个不被皇上重视的级别任命权,他还是愿意拿出来跟大家进行延推。

    按往朝惯例,巡抚由六部、都察院、通政司和大理寺三品以上的官员共同延推。

    六部衙门三品以上的官员共计十八名;通政司和大理寺的掌印官一名;都院持三品头衔的右御史不少,不过通常只有左都御史和左副都御史坐守本部,故而共计两名。

    如果能赢得这些重臣中大部分人的支持,加上皇上那里没有异议的话,那么该名官员则是能够胜利地出任地方巡抚。

    张伟现在是正五品的通政司右参议,已然有资格挂正四品的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出任地方巡抚,故而有资格争夺宁夏巡抚一职。

    虽然张伟的资历比较浅,但却有着年纪的优势,一位四十多岁的巡抚并不会扎眼。

    晧然始终觉得官员更要讲究才能,如果真熬上十几年再出任巡抚,早已经是深谙和光同尘的官场之道了,远不如初入官场时的锐气。

    正是如此,他更愿意早些将张伟推到巡抚的任上,而不是一直在京城这里熬那些虚无飘渺的资历。

    “东翁,那老夫先行告辞了!”孙吉祥看着林晧然要接见张伟,且事情商谈得差不多了,便是站起来主动告辞离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