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54】声势浩【大

去地府做大佬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xsw.com

    风雨直落而下,烟云缭绕,迷茫一片,嵎夷山谷两侧山脉的山头,在雨帘中模糊,隐隐约约。

    春寒的副将愣了愣后,低声提醒道:“话是没错,但只怕天不亮我们就得迎战了。到时候,就没这么多的时间和枨枨耗了。”。

    说着这话,副将把春寒引道了石屋不远处的大树下。

    这棵参天大树傲立山巅,横生八方树冠宽广,枝繁叶茂。纵然外面细雨纷飞,这树冠下也只是偶有滴水,并无水帘从天而降。

    树下地面,还算干燥,并未因为这场小雨而有积水。

    弯曲盘旋的树根,已经把地名一人来高的石碑,完全缠绕包裹了起来。石碑依旧坚挺,只是上面的刻字已经都在千百年的风吹雨打下,变得模糊不清了。

    春寒和副将,才在这块陈旧的石碑前站定,那副将环视左右,见十步左右也没有外人后,继续低声对春寒说到:“方才斥候回报,敌军中一支大军已经在整装待发,先锋队已经朝着嵎夷谷而来。沿途排险,修复道路,以便后面的大军能一路畅通无阻,直奔我们这里。”。

    “敌军光是先锋军,就大概有五万之众,声势浩大。”一脸严肃的副将顿了顿声,给春寒继而说到:“敌人已经不打算奇袭了,这是明晃晃的要强攻啊,主力大军肯定不少。”。

    春寒知道,自己就要有一场硬战要打了。

    她倒是早已做好了准备,如今也没有因为敌军情报而惊惧,依旧镇定,内心可已经激动。

    她很早以前,内心就厌倦了别人经常对她阿谀着说的那句话——你母亲是春云啊,九幽国的高阶军事统帅之一,你肯定也不差。

    正是因为有个能征善战的母亲,春寒和英翎星是一样的,她一直都生活在母亲威望阴影之下,春寒也一直想要证明自己,并不是将门的绣花枕头。

    她也想像九幽国的巫小灰和白蔹等小将一样,摆脱父母的名望,自己开创一番足够拿出来炫耀的功绩。

    这次远征东瀛洲,正是她的机会。

    只是之前阎罗王一直亲自挂帅,春寒少有大显身手的机会。

    今日,终于给她等到了一个机会。

    只要在此击败敌人大军,春寒的大名也会随之远扬,威震一番。

    日后,她不必再在父母的功勋和名望阴影下生活。

    想着想着,春寒斗志高昂了起来。

    “无论来多少大军,到此都别想再进一步。”当即,春寒紧握着腰间长剑剑柄,对副将道:“告诉斥候,随时监视回报敌军动向。传令全军,抓紧防御工事的修建,炮兵冷枪手提前进入各自阵地,全军进入紧急战备,要做到只要又战争爆发,无论大小,每个士兵能随时随地进入战场。通知看守俘虏的士兵,在地牢中安放迅雷铳把守出入路口,俘虏一旦暴动,当场射杀!”。

    春寒虽然鬼龄不大,但考虑问题还是很周全的。把战斗爆发后可能会发生的情况,都考虑在了计划之中,并且做出了相应的对策。

    “诺。”她的副将把命令全部牢记于心,行了一礼后,又叮嘱到:“将军,大帅可有交代,我们是死守此地为主。就算依仗着天险,首战顺利,也切勿好大喜功,主动放弃阵地进攻其他地方啊。”。

    “我知道。”有点不耐烦的春寒,沉声道:“大帅的命令我当然会执行,但我们也不能一味的死守,你得让空骑兵随时做好运动袭击的准备。”。

    “诺。”那副将又应了一声。

    春寒转身,面向了东北方向。

    黑夜之中雨雾漫天,黑暗中天际边厚重的乌云里,还隐约有闷雷声,时而响起。

    在春寒看向的方向,一队队装备精良的敌军,正列队离开联军大营,浩浩荡荡的朝着嵎夷而来。

    敌军距离嵎夷地区的山谷,也不过三十几里地,近在咫尺。

    本来步行两个左右时辰,大军就能抵达嵎夷谷。

    但是雨天,满地泥泞,减缓了大军的前进速度,敌军步伐缓慢。

    在加上这些敌军都全副武装,不但每个士兵都带弓一柄,箭三十支,还有辎重队用兽魂和大力山鬼,牵引拉着前行的重型巨弩车和大型投石车,以及不少的巢车。

    那些重型巨弩车是东瀛洲地区的特色,因为东瀛洲地区草木繁茂,良木颇多,且生长快速,各鬼国都喜欢大量建造这等笨重的大型武器。

    弩车上架有床弩,由绞盘上线,能发射七八次长的铁镞弩箭,虽然射速较慢,但五六百步内开砖烈石,轻而易举。

    再看那些被大军拥簇着的投石车,光是高度就有五十尺,上装机枢,重达数百斤。

    至于那些巢车更重,各个有千余斤之重,要四头兽魂才能拉动,还得两三个大力山鬼,在车后面推着车子前行才行。

    正是有这些重装武器,敌军行军才会缓慢。

    恐怕要到天亮之后,敌军才能抵达嵎夷谷了。

    这也给了春寒一个喘息和做足战前准备的机会。

    但要是没有这些攻城器械,敌军又很难攻占嵎夷谷两侧山脉,不得不带。

    声势浩大的敌军,就这样举着火把,在雨雾之中,浩浩荡荡的向着嵎夷谷开拔而去。

    连绵火把,照亮了数里内的夜空,有如火龙卧地一般,顺着山路蜿蜒前行。

    敌人的行踪,也就是这样,暴露在了九幽国大军的注目之下。

    不过一顿饭的功夫,攻击嵎夷谷的敌军全部出营的情报,以及初略计算的士兵数量,就被菌人传信,上报到了嵎夷谷中去......

    阴日在第二日清晨,再次升起,驱散了夜幕留在了天地间的黑暗。

    天亮之后的玉阙城,沐浴在明媚的阴日之光下,依旧热闹嘈杂。

    赶着早集的商旅驼队,逐一在各处城门外查验了货物和身份碟文后,相继入城,做生意去了。

    而在城外,远离了玉阙城,座落在丘陵连绵,和崇山峻岭间一望无际的玉阙猎场上,今日也和城中一样热闹。

    猎场上江河溪涧,深泽浅潭,周边山丘峻岭中飞瀑激落,错杂其间。如今已经是入秋,猎场中的苍松古树,和满地野草也都开始泛黄,秋树红叶下玉阙猎场也别有一番风味。

    生活在猎场山林和草原上的各类兽魂,如今贴上了秋膘,无不是体态肥硕健壮。不是飞奔在平坦宽阔的草原上,就是在山林的黄叶下窜来窜去。

    这正是一个很好的狩猎时季。

    整整齐齐的九幽国虎贲骑兵,已经来到了猎场上,列队在猎场正中处湖泊边的草场上。士兵和坐骑驺吾皆剽悍雄健,驺吾的鬃毛在风中随风而扬。

    军威赫赫,仪仗整齐。

    一柄柄九幽国的彼岸花大旗也在这片开阔地上,立了起来。风中大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虎贲军护卫下,开阔地中还有云蚕蚕丝编制的白布布幔和方形账房搭建起一座野外大营,营地中央建有宽大的凉棚,在凉棚之下,铺着色泽鲜艳的地毯。

    无论是九幽国还是青丘狐国,大多数的随行官员,都在这些凉棚中暂时休息。手下鬼吏们,正在忙着给辎重从车上卸下。

    今晚,前来狩猎的诸鬼,就要在此临水扎营。

    正中处的大凉棚中,鬼母安坐其中,端着茶杯细细品茶。

    今早他们一早就出宫了,前往了此地狩猎,也是为了招待青丘狐王一行异国他乡来的贵客。

    不过,狐十斗和几个随行的青丘狐国卫士,鬼官,则是被留在了玉阙城中,负责和萧石竹的代理人,天官陆吾,洽谈两国的和平协议与合作等项目。

    此时此刻,跟着鬼母身边的是另一个狐鬼,一身都是火红的长毛,宛如烈焰一般鲜艳。唯有面颊绒毛白里透红,有如桃花花瓣,股后还长着三条蓬松的长尾,身上穿着蓝线绣出鸾鸟和祥云图纹的锦衣华服。

    这个女狐鬼,是如今青丘狐王最宠幸的女鬼——云暮。他原本是打算带着太子狐清平的亲生生母来的,可临行之前,青丘狐王临时决定,还是把王妃留下,辅佐一下太子,以免太子年轻太过冲动。

    于是,带上了的,只是这个名声不大的女宠。

    如今和鬼母这个成名已久,大名远扬的九幽国女政治家做在一起,云暮有些手足无措,端着茶杯都不敢去喝一口,更是不敢侧目看一眼四周,只是微微垂着,看着自己脚下的地毯上,绣出的各种精美又活灵活现的图案。

    而鬼母身上散发出的那股若有似无的强大气势,也让云暮大气不敢出,更不敢和鬼母聊天,只得沉默着,反而更是如坐针毡。

    “狐王妃。”鬼母又喝了几口茶,放下了茶杯,转头一看身边的云暮,见对方坐立不安后,微笑着关切的问到:“是不是昨夜没有休息好?还是我国招待不周?让狐王妃昨夜彻夜难眠了?”。

    鬼母不问之前,云暮已经坐立不安了,忽然听到她这么一问,手上一抖,吓得差点都把手中茶杯给摔了。

    缓过神来的云暮赶忙放下茶杯,弯腰下去,垂着头,蚊声回答:“回国母的话,倒也不是,只是今早起得,起得有点早了。”。

    声音都是颤抖着的。

    鬼母一看,根本不相信对方是真正的狐王妃,至少不是有名分的。只不过是青丘狐国王宫里,一个低阶的女宠。

    这样的鬼,在九幽国之外的地方并不多见。她们不被冥王临幸之时,也不过是干粗活累活的宫女而已。

    身份低微,无人重视,甚至那些鬼国的冥王都不会把她们当人看。她们不过是其他鬼国冥王和王公贵族们,可以随意发泄生理需求的工具。

    鬼母心中暗叹一声,为云暮感到惋惜。

    也觉得眼前这个焦虑又胆小的女子可怜。

    “想必是这早饭是在车上吃的,所以没有吃好吧。”鬼母想到此,对对方身份也是看破不说破,只是唤来了辰若,叮嘱道:“神舆上不是还有不少云梦洲进贡的玉盘桂花糕吗?去取一些来,给狐王妃享用。还有那些西部进贡的葡萄酒,也取几壶来,给王妃解渴。”。

    鬼母如此的亲和,不但让云暮焦虑和紧张消退了不少,也顿觉心里暖流如喷泉涌起。

    一时间又想起了过去在青丘狐国的那些不好遭遇,云暮心中五味杂陈。

    辰若才领命而去,萧石竹已经骑着睚眦,打着哈欠来到鬼母所在的凉棚前,对鬼母说到:“我去打猎了啊,你陪狐王妃玩。”。

    而青丘狐王等几个青丘狐国来的鬼,也骑着各自的坐骑,紧跟在萧石竹身后,停在了凉棚前。

    青丘狐王看了一眼已经谢过鬼母,直起身来的云暮,一言不发的给对方递了个眼神。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巫小灰带着大队骑兵,来到了萧石竹身前站定,列队在凉棚左右后,巫小灰驭兽上前,对萧石竹递上了金弓和金色箭镞的羽箭,朗声道:“请主公首发金箭,宣布狩猎开始。”。

    萧石竹接过金箭,四周虎贲军齐齐抽刀,高举过头顶,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仪仗队吹响了号角,悠扬沉重的号声响起,战鼓也被鼓兵有节奏的敲响。

    闷雷一般的鼓声,回荡在行营上的天空之中,气势磅礴震天撼地。

    但他搭箭拉弓,待弓如满月之后,手一松,把金箭对着前方天空射出之后,那些虎贲军举起长刀高声喝彩了起来。

    在一片喝彩声中,金箭化为一道金光,咻的一声破空声响,朝着远方急掠而去,转眼就没入了远处的树林中去了。

    “天下太平,五谷丰登!”萧石竹朗声一喊,把金弓抛给了巫小灰,率先驭兽向前,飞奔出去。

    其他的虎贲健儿也纷纷驭兽跟上,朝着金箭所去的方向飞奔而去,一阵阵尘埃腾起。

    今日狩猎,虽然是娱乐,但谁要是先找到萧石竹射出的金箭,是有重赏的。虎贲健儿们,还有随行的一些官吏,对此都乐此不疲,争先恐后的疾奔林中,找寻金箭去了。

    云暮举目,放眼望去,只见得搭满了凉棚的行营外,草枯鹰飞,兽蹄奔腾。

    那些战甲崭新,威风凛凛的鬼将鬼兵,还有衣饰华贵,器宇轩昂的九幽国官吏,都是一手握缰绳,一手持鞭,驭兽一拥而上,欢呼着窜入已经红叶挂满枝头的林子之中。

    参加找寻金箭的鬼也不少,声势浩大,不亚于一场小型的战争。

    一下子惊得林子里百兽惊慌,慌不择路的四散而逃,窜出林子。百鸟也扑腾着双翅,高飞而去。

    林子外面早有一些九幽国的鬼官们,等候在林子边缘。

    一见到百兽狂奔而出,立刻搭箭开弓,驭兽上前,追猎那些百兽去了。

    青丘狐王也在长琴的陪同下,带着自己手下鬼官卫士们,出了行营,漫步向前,不急不缓的加入道了狩猎队伍离去。

    云暮看得目不转睛,如今声势浩大,场面宏伟的狩猎,她还是平生第一次所见,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令她目光都不由自主的专注了起了,紧盯着看个不停。

    鬼母倒是不在乎这些,继续喝茶品茗,悠然得很。

    这样的场面,过去她看得太多了,都习以为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