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旖旎与追凶

我是出道仙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xsw.com

    “我刚刚做了个梦。”我看向了小白。

    “哦?梦见什么了?”小白好奇地看着我。

    我跑到卫生间冲澡,小白躲回到了我的耳朵里,我将自己的梦和小白说了一遍。

    小白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羞恼,“大意了,没想到那个姓周的居然偷偷对你做了手脚,还好你反应得及时,要不魂魄就被拘走了。”

    我心中无语,姑奶奶你居然好意思和我说大意了,你知不知道我差点丢了小命?

    “别生气嘛?要不我给你发个福利?”小白偷窥了我内心的想法,娇滴滴地说道。

    福利?我瞬间生出无数种幻想,难不成……

    “要!要!要!切克闹!”我激动地在心中喊道。

    小白很快就从我耳朵中走了出来,那身雪白的长裙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白色的比基尼。

    雪白的肌肤,笔直的大腿,若隐若现的风光……

    小白一撩头发,“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我瞬间便感觉鼻子一热,大家也别笑话我,小白可是一只狐狸精,狐狸精勾引人是什么效果就不用说了,何况我还是个二十一岁的童子。

    手臂上的守宫砂传来剧烈的疼痛,但是我强忍住了,今天我打算铤而走险,就算疼死我我也要把小白这个青梅竹马给办了!

    于是我一边流着鼻血,一边流着哈喇子向着小白走去,水蒸气的环绕中,小白的脸上有一丝讶异,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她摇曳着婀娜的身姿款款走来。

    就在我们已经只有大概十厘米距离,即将抱在一起的时候,黄天林忽然穿过浴室的玻璃门走了进来,他的身体有些摇晃,看起来没少喝。

    “原来在这儿,我还以为出去一趟人没了……呃……走错门了!”黄天林先是摇头晃脑地抱怨,但很快眼睛就直了,看着没穿衣服且已经亮出凶器的我,以及全身衣物覆盖面积只有百分之一的小白,脸从粉红变成了赤红,转身就走。

    “啊呀!”小白捂住了脸,化作一道白光瞬间就冲进了我的耳朵。

    守宫砂越来越疼,又没了诱惑源的激励,我捂住手臂蹲下身子,心中把黄天林骂了八百遍,你确定不是来坑我的,出去喝酒就算了,还坏我的好事。

    “小白,反正都看见了,我们继续吧。”我在心中对小白提议道。

    “滚~”小白骂了一声,任凭我再怎么游说也不说话了。

    疼痛减轻了一些后我才走出浴室,黄天林并不在屋里,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在确定小白接下来会盯着我之后,我这才敢再次躺下来睡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白干的好事,我梦到了她,她穿着比基尼跑在前面,我在后面追,好不容易追上了一把抱住,她居然变成了一只大白狐狸,毛茸茸的。

    梦到这里我就醒了过来,黄天林已经回来了,正被小白揪着耳朵堵在角落里狂踹。

    小白边踹边骂,“叫你坏我好事!叫你坏我好事……”

    “我不是有意的!如果知道你们在里面……我就不进去了,饶命啊……”黄天林不停地求饶。

    “咳咳……”我干咳了两声,原来昨天小白后来的表现都是装的。

    听到我的声音,小白当即放开了黄天林,双手抱胸看着天花板吹起了口哨。

    鼻青脸肿的黄天林爬了起来,歉意地对我笑了笑,身体一旋,变成了平时的样子,身上的伤消失不见。

    我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手段,居然这么简单就好了?

    小白见我吃惊,不屑地说道:“这有什么,人身都是我们变出来的。”

    “五一,真不好意思,昨天我让小白看着你了,没想到她睡着了。”黄天林对我说道,顺手推卸了一下责任。

    “找打!”小白又要动手。

    我忙劝住了小白,黄天林对我投来感激的目光。

    “臭小子!醒了没有!”门口传来小瑶姐的声音,伴随而来的还有砸门声。

    我忙跑过去开门,一开门就看到小瑶姐气势汹汹地瞪着我。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小瑶姐有什么指示吗?”

    “你怎么一点儿做徒弟的觉悟都没有呢,给我买早餐去!你是打算饿死我吗?”小瑶姐点着我的脑门说道。

    “得嘞,小瑶姐稍候,我洗把脸就去给您买,只不过……”我忙答应下来,可又意识到了一个重要问题。

    “不过什么?”已经打算转身离开的小瑶姐瞄了我一眼。

    “木有钱了。”我搓了搓手,极为苦逼地说道。

    小瑶姐白了我一眼,从兜里摸出来几张红票,“鉴于你之前表现不错,给你发点奖金,我不喝豆浆,其他什么都行,快点去哦。”

    把钱交给我后小瑶姐便飘然而去,我洗了把脸屁颠屁颠地买早餐去了,谁让咱是徒弟呢,跑腿儿就跑腿儿吧。

    没想到我刚从酒店出来就看到墙角有个人在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仔细一看,我凑,这不周大师吗?

    想起昨晚的梦,我不由得怒气填胸,丫的,玩法术我不行,我就不信你不怕板砖。

    随手抄起员工放在酒店门口的笤帚,我朝着周大师狂奔而去。

    我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在他发现前接近,杀他一个措手不及,没想到他居然好死不死地转头看向了这边。

    见到我气势汹汹地奔他来了,周大师眼睛瞪得老大,脸都绿了,转身就撩。

    “苟日的,你别跑!”我气得大骂,速度开始提升。

    我自问在短跑这块罕逢敌手,然而周大师却给我好好的上了一课,这货一开始速度很慢,我们的距离不断拉进,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他两条腿捯饬地飞快,都要出残影了。

    “呼……”我喘着粗气,勉强维持着五十米冲刺的速度,想要再快是不可能了。

    好在这里是城区,没什么旮旯胡同,虽然周大师开始拉开同我之间的距离,但是却没有消失在我的视野中。

    “这货为啥跑得这么快,这不科学啊。”我在心中问黄天林和小白,我感觉周大师的速度已经超过世界短跑冠军了。

    “他用了法术,我感觉是五鬼法门。”黄天林说道。

    “壶公缩地?”我脑海中不知道为何突然蹦出来这么一个词,我敢肯定以前绝对没听过。

    “真是难得,你还知道壶公缩地,他这个绝对不是,就凭他的本事,绝对不可能学会壶公缩地。”小白说道。

    我心脏狂跳,也顾不上琢磨什么是壶公缩地了。

    “可惜我不能上你的身,不然就他这个水平肯定跑不过我。”黄天林不屑地说道。

    “大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感觉他和踩了风火轮似的。”我说道。

    “你知道为什么报马都是胡黄两家的吗?就是因为我们的速度快。”黄天林骄傲地说道。

    “你们黄家吹牛的本事也是让人望尘莫及。”小白毫不留情地讽刺道。

    “妹子,在妹夫面前能不能留点面子。”黄天林无奈地说道。

    “黄哥,你能不能帮我堵住他?”我在心中说道,人家用的法术,我用的是体力,这样下去我肯定会坚持不住。

    “这个倒不是不行。”黄天林的声音中带着犹豫。

    “你是不是忘了上面的交代了?”小白冷冷地说道。

    “呃咳咳……五一啊,追不上就算了,怪累的。”黄天林话风忽转。

    这里面是有事啊,我心中暗想。

    小白这个坑货,每次黄天林要说漏嘴的时候她都会跳出来,看起来得找机会和黄天林单独谈谈可能,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看起来就好套话。

    如今我已经掌握了小白他们监听我内心的深度,琢磨出了怎样进行心理活动能不被发现,故而小白不知道我正吐槽她呢。

    我和周大师这一追一逃居然到了城西的广场,广场是建在山坡上的,足有数百台阶,周大师停都不停,蹭蹭往上跑。

    我停在台阶前开始狂喘,望着密密麻麻的台阶心生畏惧。

    周围的人都对拎着笤帚的我和发足狂奔的周大师投来了怪异的目光,估计已经脑补出了无数种剧情。

    “你大爷的!”我指着已经跨过三分之一台阶的周大师大骂。

    “小兔崽子有种你就上来!”没想到周大师居然停下来叫嚣了。

    嘿!我登时怒火上头,体力恢复了一些,开始往台阶上跑,今天我要不打你个桃花朵朵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周大师见我继续追,脸上出现嘲弄的笑容,转身就跑。

    也不知道是不是停下来过的缘故,周大师的速度变慢了,我们的距离开始拉进。

    我将手中的笤帚握得咯咯作响,今天我就抱昨晚一梦之仇。

    在登上台阶顶端的时候,我终于和他只有两米多的距离了。

    “哈……哈,你再跑啊!”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大笑。

    周大师蓦然回首,脸上依旧是嘲讽意味十足的表情。

    卧槽!这货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我一跃而起,手中的笤帚以泰山压顶的气势砸向了周大师。

    周大师闪身躲过,扯着嗓子喊道:“救命啊!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