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开演了

华娱之一个导演的诞生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xsw.com

    “姜总真是青年才俊、一表人才啊!”

    第二天的上午,姜山同大同演出经纪公司老总交谈时,俩人刚一见对面的王总就开口夸赞起他来。

    别看步入中年,王总的心态仍保持的很年轻,办公室的秘书都不超过二十五岁。

    他看向姜山的眼神是真的很欣赏,而不是刻意装出来的。

    大同演出经纪公司作为上海地区老牌的演出商,曾接洽过不少国内外知名艺人的演唱会、见面会落地上海的工作。

    话剧、舞台剧这块儿虽然也做,但在公司业务中的总体占比不算大。

    一来是话剧市场的盘子本来就小,二来其实国内话剧市场一年也出不来几部值得去接洽的好作品。

    话剧、舞台剧最主要的还是看人。

    什么人?

    头部名人!

    就拿孟京辉戏剧工作室前几年出品的话剧代表《恋爱的犀牛》来说,99年的夏天孟京辉将他的第一只“恋爱的犀牛”带到了首都观众的面前。

    伤感的故事,悠然的情思,爆笑的场面,夸张的反讽……

    这只充满魅力的“犀牛”轻扫青艺小剧场历史票房最高纪录,甚至连姜文、陈凯歌、王朔等大腕也自掏腰包买票观看。

    看看,这就是头部艺人的名气!

    2000年《恋爱的犀牛》正式登录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首演,上海演出三天,票房收入达到了30多万元,演出的承包商就是他们大同演出经纪公司。

    今年也不例外,陈佩斯的舞台剧《托儿》在沪的宣发工作也是由他们大同演出经纪公司搞定的。

    孟京辉、赖声川、陈佩斯等等,像这几位说得出名叫得上姓的才是这位王总挑选话剧时候的着重注意的‘头部名人’。

    这次由陈佩斯在中间引荐,这位王总才算从他口中了解到了这部在北京话剧圈儿搅和地‘翻天覆地’的作品——《夏洛特烦恼》。

    没有所谓的‘名人效应’‘头部艺人’,这部完全由学生自编自排的话剧在北京取得了四百万的不俗成绩,凭借的可是真本事。

    按照陈佩斯在电话中的描述,‘别看是学生作品,整部剧也是剧场打磨出来的,剧本质量相当好,受到了北京观众们的一致好评’。

    在中戏小剧场表演的时候可能还有些学生气,到后来每个演员的状态是越来越好。

    陈佩斯的引荐听进去是一回事,接下来他还要亲自派人去打探调查。

    其实也很好调查,《夏洛特烦恼》在北京话剧市场引起的是一阵巨浪,稍微找几份当期的报纸、杂志就能看到有关采访,更别提这背后还有中戏、北电为了宣传自己学校的推波助澜了。

    一系列调查的结果都促进了《夏洛特烦恼》上海巡演计划的落地。

    “您谬赞了,不敢当不敢当!”姜山笑着摆手道,连称不敢。

    这边两人坐下,一旁的女秘书开始倒上了茶水,新茶不错。

    “来到上海感觉怎么样?”

    “感觉挺不错的,如果不是因为我还是学生的话,现在最想就是在上海工作,发展自己的事业。”

    姜山的这句话还真没撒谎,只不过他口中的自己是上辈子时候的姜山。

    在上海有车有房有事业,基本的的目标只完成了最后面两个,车牌照还是花钱买来的。

    他当时最想挤进去的也是沪圈儿。

    这某种程度上算是姜山心底的一个执念吧!

    “欢迎欢迎,绝对欢迎。”

    听到姜山这么说,面前这位王总笑得可开心了。

    其实说句实话,身在话剧圈儿这么些个演出商、剧院比起话剧爱好者来说要慢半拍儿。

    大家都去关注头部名人、头部作品去了,一些没有宣传、没有明星的小成本剧目他们接触的时间反而要比话剧爱好者要晚一些。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夏洛特烦恼》。

    如果不是有中间人陈佩斯举荐,估摸着这块儿饼也落不到他嘴里,或者到时候得跟其他人抢饼。

    这么一耽搁也是有好处的,宣传上省心了,大同演出经纪公司没花太多的力气算是把这张牌给打出去了。

    今明两天两场的票早在一周前就被观众们一扫而光,剩下几场的票存量也不太多,这个表现足以证明《夏洛特烦恼》在沪话剧圈儿的名气。

    大家也是慕名而来想要看看这部风靡了整个北京城的喜剧究竟如何。

    按照目前的售票情况来看,亏本是已经不可能的了。

    想到这里,这位王总看向姜山的目光显得更为热情。

    不说什么有志于成为年青一代的‘孟京辉’,单单是以姜山现在在商业话剧上的表现来看,他就是块儿‘香饽饽’。

    大同演出经纪公司还指着接下来同姜山再有其他的合作呢!

    不说一年出一部话剧,只要这部《夏洛特烦恼》市场表现好,年年来上海巡演一圈儿都可以。

    看看孟京辉99年导演的《恋爱的犀牛》,迄今为止已经连续两年登上了海话剧艺术中心,据说今年的巡演计划上海站也安排出来了,不过人家的演出承包商并不是大同。

    看看,这就是话剧圈儿目前的整体现状,不是没人想推新剧目,而是一年到头没什么剧能推!

    ……………………

    傍晚18点,上海大剧院1500座的话剧演出厅后台,邓朝等人还在紧张的忙碌准备着。

    刚刚有人出休息室,门刚一打开就隐隐听到了前台传来的嘈杂声。

    此时话剧表演尚未开场,观众们也正处于入场阶段。

    “今儿个来了多少观众?”一位化完妆的女生开口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听这动静儿,人很多啊!

    说再多次的不在乎上座率,邓朝他们心里其实也在担心这件事。

    上座率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影响力。

    “我去前面探下情况!”

    说着,一位男同学着急忙慌地跑了出去,过了没一分钟他便回来了,脸上带着一丝耐人寻味地微笑。

    “怎么了?是不是人很少?”

    看着他的神情,在座的同学多少有些提心吊胆。

    他摇摇头,脸上嘴角咧得更大。

    “是不是人来了一半儿?”

    他又摇头。

    “快说啊,别卖关子了!”

    终于他忍不住了,兴奋地叫喊起来,“1500人的话剧厅已经坐满了!”

    能容纳1500人的话剧厅,这可比在北京儿童剧院演出时的1200人的厅还要多300个座儿,居然坐满了?

    大家心陡然一下放下,紧接着又被提了起来。

    在这么多上海观众面前演出吗?

    完了,紧张感又一下浮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