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章 我娘眼光好啊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xsw.com

    还魂铃来护法,雁回和年锦书一起修炼,年锦书这套功法已经耳熟能详,雁回坐在年锦书身边,也修炼起乾坤图。

    乾坤图的杀阵,遍布岩浆中心,阵法里灵力流转,雁回修炼了足足一刻钟,圣女花都没有一个提示,还魂铃说,“爹,你运气不太好,乾坤图的修炼功法看来是最完美的,没有可修复的地方。”

    还魂铃话音刚落,圣女花金光大盛,乾坤图的功法缓缓出现在金光中,圣女花给出的功法和雁回传承的功法,后半段完全不一样,且非常复杂,晦涩难懂。

    雁回过目不忘,自从他修为废弃后,乾坤图就是他的主修炼,神兵的修炼有一套传承的功法,乾坤图也是,传承了几千年,都需要在魔界修炼,雁回也不知道在圣女花修复后,这套功法能不能在西洲大陆修炼,他要先尝试着把圣女花给出来的功法修炼。

    两人如获至宝。

    圣女花这样的强增益功效,比什么宝物都重要,甚至比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都重要。

    因为一套完整的功法是传承下去的,他有机会修复功法中的不足之处,以后子孙后代都不需要走弯路。

    不夜都的门主祖祖辈辈都没有人修炼乾坤图。

    乾坤图已消逝在西洲大陆很多,很多年。

    上一次乾坤图的出现,还是千年前。

    因为乾坤图的修炼,必须要在魔族。

    雁家先祖们怕在魔族修炼,吸收魔族的力量,会腐蚀心智,让他们渐渐魔化,所以也就没有人尝试修炼乾坤图。

    况且,惊鸿影足够了。

    雁家的惊鸿影也是一套非常强大的修炼功法,子孙后代每一个人都是剑修。

    若不是雁回坠落魔界后,修为全废,金丹被毁了,修剑要从头再来,于他而言太费时间,他也不可能去修炼乾坤图。

    特别是西洲大陆和幽州城交恶后,每一次进幽州城,他就担心自己回不来,也担心自己是否会坠魔,可他修炼乾坤图后才发现。

    虽然是在幽州城修炼,需要魔族的灵力,可这些力量会转化成杀阵中所需要的力量,根本不会影响他,也没有坠魔一说。

    前人无人尝试,也就无人知晓。

    每一次要修炼,就要去幽州城,对雁回而言,也特别麻烦。

    乾坤图还没修炼到最高阶,如今魔界戒备森严,他想要在魔界修炼乾坤图,几乎不可能,雪永夜不会给他机会。

    大敌当前,若是不需要去魔界就能修炼,于他而言,绝对是一件好事。

    还魂铃颇为欣慰,“这圣女花是好东西。”

    守护者冷哼,“在熔岩中万年不化的水晶花,自然是好东西。”

    还魂铃看了一眼守护者,“其实,你根本不知道怎么用圣女花吧。”

    守护者被人看穿,脸色却很平静,“我是海妖,守护圣物,又不监守自盗,我知道怎么用圣女花做什么?”

    还魂铃,“言之有理,勉强挽尊了。”

    守护者,“……”

    还魂铃虽是口嗨,却时刻注意年锦书和雁回的状态,若有什么不对劲,他可以及时喊停,若是守护者敢来伤他们,他也可以及时阻拦,这功法修炼到一半最忌讳被人打断,很容易走火入魔,还魂铃必须要全神戒备地守护着。

    熔浆中央,雁回和年锦书相对而坐,中间就是圣女花,圣女花分别化成两股力量,注入两人体内,无数光芒笼罩着他们。

    悬崖上,还魂铃见到这样的奇景,啧啧称奇。

    真是走了狗屎运。

    “我想打个盹,你确定,你不走吗?”还魂铃看向一旁的守护者,他们在悬崖上蹲了三天,也不见守护者来,如今寸步不离的,他有些担忧。

    “你放心,我不会乘人之危。”

    “非我族类,这心思难猜,你是海妖,又不是人,我也猜不透,我可不放心。”还魂铃习惯了当一个阴谋家。

    守护者看他一眼,年锦书和雁回已心无旁骛修炼,外事不知,其实和闭关也差不多。

    “你和你的主人,来过海底世界,也是来求圣女花。”

    还魂铃略一思考,“不记得了。”

    毕竟,这是锦书的第三世。

    还魂铃也不是每一世都有记忆。

    他的记忆,是年锦书当仙子时和锦书的上一世,第一世和第二世的事情,他记得不全,零零碎碎的,也没想起来。

    年锦书被噬魂灵所伤,他保存的一缕魂魄,还在还魂铃里,要等他修炼成功才能让年锦书魂魄齐全,只不过他觉醒后,只要他在年锦书身边,效果其实差不多,所以年锦书如今修炼什么,都非常之快。

    守护者说,“当时你也是刚觉醒,年静姝也是修炼到半途,容易走火入魔,前来海底求圣女花,她带着你来了,虽不算打败了我,勉强算是过了关,可她不知道怎么用圣女花。”

    虽然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守护者的记忆却非常深刻,“她临走前就说了一句,终有一天,她会再来的。”

    一言成谶,她还真的来了。

    她终于也解开了圣女花的秘密。

    没有人知道的圣女花秘密,总算曝光于天下。

    他依稀记住年静姝当年走时,虽不算失落,却也真的挺遗憾的,当年她也面临生死抉择,也没办法在海底逗留太久。

    “哎,我娘吧,有点小聪明,可又不太聪明,她一个人是很难参透这些事情。好在眼光不错,找了一个聪明的男人,这不全解决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