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章 既然都说我是魔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xsw.com

    噬魂灵虽攻击萧瑾,年锦书也受影响,上一次在冰墙内,她也受噬魂灵的影响,虽然压抑住了,却也是有些难受。

    噬魂灵未必能伤着她,可萧瑾只要受伤,这罪名仍扣在天她头上,西洲大陆最忌讳的是和幽州城扯上关系。

    萧瑾果然被噬魂灵所伤,年锦书看他自导自演的这一幕,十分不屑,却又不得不承认,这是非常,非常有效的办法,让她再一次因还魂铃觉醒而惹上一身腥,年锦书不给萧瑾卖惨的机会,挥剑杀向噬魂灵,就这么一只噬魂灵,于她而言,小菜一碟。

    那噬魂灵被斩杀在台上,可渐渐的,又有三只噬魂灵,不断地从冒出来,缠上论剑台的萧瑾,整个论剑台一片哗然。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噬魂灵?

    这东西一直被禁锢在冰墙内。

    在西洲大陆很少被召唤而来。

    “年锦书,你用还魂铃召唤噬魂灵是不是?”萧瑾盛怒,“我们西洲大陆,从未出现过这样的邪祟,你为了报复九云山,竟用上这么阴毒的手段!”

    “这一招,可真毒。”还魂铃说,“娘,你百口莫辩啊。”

    是的!

    年锦书百口莫辩,或者说,西洲大陆众仙门就是希望她百口莫辩,封印还魂铃,在大家都百般努力,历尽艰辛地修行时,你一个拥有神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好像不需要努力的人,是会招来嫉妒和非议,他们一直都想要封印还魂铃,或者毁了还魂铃。

    “这噬魂灵,不是我召唤而来。”年锦书的芳菲指着萧瑾,“萧门主不要含血喷人,贼喊捉贼,今天论剑台,生死不论,你先过了我的芳菲,再来给我定罪!”

    台上论剑,尚未结束,年锦书绝不如萧瑾所愿,接受罪名,杀了萧瑾,一切就明了,这噬魂灵一定和萧瑾有关系。

    三只噬魂灵一直攻击萧瑾,年锦书的情绪被噬魂灵影响,体内的噬魂灵标记蠢蠢欲动,渐渐侵蚀她的灵力,年锦书腰间的铃声,倏然响起。

    这铃声清脆,温润,压住了年锦书体内的噬魂灵标记复苏。

    “娘,你放心,我能压着。”

    年锦书还未放下心来,雁回皱眉,“坏了!”

    随着还魂铃铃声一动,论剑台周围的地底下,仿佛破开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成千上万的噬魂灵从地底冒出来,尖叫,嘶鸣,黑气缭绕,整个冰墙的噬魂灵仿佛被转移到了论剑台里,那些噬魂灵见人就攻击,在电光火石间,有几名弟子被噬魂灵攻击,失去了意识。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噬魂灵?”

    “这玩意怎么会出现在凤凰城?”

    “大哥,大哥,醒一醒!”

    “娘,娘,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是还魂铃,是年锦书,是她!”

    “是年锦书召唤的还魂铃,杀了她!”

    论剑台乱成一团,噬魂灵引来了一片杀戮,萧瑾盛怒,指着年锦书,“年锦书,为了赢,你把整个西洲大陆置于死地,你真的被还魂铃侵蚀了心智。”

    年锦书也很意外,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噬魂灵出现在凤凰城论剑台上,她沉怒地看着一片乌压压的噬魂灵,“雪永夜……他来了!”

    他在西洲大陆!

    不!

    他就在今日的论剑台上。

    是谁?

    这样规模的噬魂灵,除了雪永夜,还有谁能召唤?

    “来人,警戒,杀敌!”凤凉筝话音一落,论剑台里的仙门弟子都开始警戒,杀敌,噬魂灵虽可怖,多年被禁锢在冰墙内,在冰墙内,是他们最强的时候,出现在西洲大陆,虽人数众多,力量强大,可今天的凤凰城,高手如云,所有仙门的力量都集中在凤凰城,并不畏惧。

    “锦书,过来!”噬魂灵几乎包围了论剑台,敌我清晰,所有人都攻击噬魂灵,宛平城也不例外,年凌霄怕年锦书出意外,喊着她一起过来,雁回落在年锦书的肩膀上,沉声说,“萧瑾和魔界一定联手了,等会一定会咬死你的罪名,你先趁乱离开,你放心,凉筝一定会护着宛平城。”

    “雪永夜在!”年锦书已飞到宛平城弟子中央,和他们一起抵御噬魂灵,“这么大规模的噬魂灵,只有魔界皇族能召唤。”

    公主被囚禁,那就只有雪永夜了!

    “我知道!”雁回说,“雪永夜的目标是你,所以,你更要走!”

    “我若走了,这罪名,我就背定了!”年锦书目光沉沉地看着乌压压的噬魂灵,“大哥昏迷不醒,我爹不顶事,萧瑾就是打定了主意,若我走了,宛平城就是一盘散沙了。”

    年锦书一剑斩了一片噬魂灵,芳菲所到之处,剑气凌厉,倏然,宛平城一名弟子被人刺伤,当场死亡,引来了宛平城弟子盛怒,“你为什么要杀我们师弟?”

    那弟子是九云山门下一名弟子,红着眼睛说,“噬魂灵杀了我师妹,你们宛平城和年锦书一脉相连,你们都是罪人,来人,杀了他们,宛平城也是我们的仇人!”

    在一片混乱中,情绪极容易被煽动,再加上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围杀,整个九云山的人都涌上来和宛平城开战。

    混乱中,自会有误伤,再加上大家情绪都很激动,混乱中,已误杀数人,年凌霄喊破了喉咙,都没人理会他。

    在被所有人围攻时,他护不住宛平城的弟子。

    “公子……”凤五在凤凉筝身边,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乱套了!

    一切都乱套了!

    凤凉筝脸色如雪,看着一片混乱和自相残杀,心中恨极了,在这一片混乱中,凤凰城也有几名弟子被杀。

    “住手!”凤凉筝,凤还林,薛浩然都在阻拦门下弟子,可今天来得人实在太多,根本控制不住,噬魂灵也影响了一些修为薄弱的人,让他们杀意强盛。

    凤凉筝狠狠地闭上眼睛。

    “爹!”年锦书扶住被伤的年凌霄,年凌霄被萧夫人一剑所伤,伤口极深,血流不止,年凌霄说,“锦书,快跑!”

    他再笨也知道,这是针对年锦书的围剿。

    年锦书双眸血红,握着芳菲的手,一阵发抖,腰间的还魂铃飞起,凤凰城论剑台上空,倏然阴云密布,雷鸣闪电。

    雁回,“锦书,别中计了!”

    年锦书把年凌霄交给一名弟子手里,还魂铃在半空嘶鸣不已,金光大盛,铃铛一圈一圈变大,声音刺耳又尖锐,年锦书飞上论剑台,狂风大作,衣袂飘飘,她一身白在乌黑中,成了唯一的亮光,她一双眼睛亮得惊人,“既然都说我是魔,那我就让你们看一看,什么才是真正的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