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章 你喜欢的,我都会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xsw.com

    “太危险了。”雁回仰头看着半空的结界,自我囚禁三年,会有什么下场,他心知肚明,九云山一定监控着他,若是发现虚空之门打开,他去了幽州城,萧瑾就有理由屠杀不夜都。

    “大哥上一次进来,已是三个月前,楚莺歌消失得无影无踪,谁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萧瑾修为又增进了,他困着你三年,你修炼不了乾坤图,他的修为却突飞猛进,等日后你找他寻仇,你就没什么胜算。”

    “来日方长!”雁回带着年锦书去看花田,“人生那么长,区区三年而已,我等得起。”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年锦书却忧虑,萧瑾不会给雁回十年时光,这三年内,他一定会逼死雁回,这半年寻不到机会,还剩下两年半。

    “今天是你生辰,不要理会那些俗事,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雁回伸手,轻轻地抚平她的眉心,她和他一起关在不夜都,她开心吗?

    温热的指腹掠过她的眉心,带来了一点点的痒,她能闻到他手指上的芳香,年锦书鼻尖轻轻一动,“你擦了什么香?”

    雁回静默片刻,“你到底是多爱我的手?”

    年锦书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耳朵红得滴血,“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她想了想,又问,“你是我未婚夫婿,整个人都是我的,手就看不得?”

    理直气壮!

    年锦书闲来无事,还做了一盒润手霜,她自己擦得勤快不勤快,他是不知道,可她几乎是叮嘱他一定要好好护着他的手。

    仿佛,他的手长一道伤疤,冬天皮肤干燥裂开,她就立刻抛弃他似的。

    他的脸,分明才是真绝色,为何看上的是手?

    他面无表情地问,“若是有一天,我被人剁了手呢?”

    “啊……”年锦书脑补了这么一个画面,长身如玉的雁回,红衣广袖,袖内空空,双手被剁,犹如美人脸上有一道伤疤,那一定挺遗憾的,“那装假肢?”

    雁回拂袖,大步往前走,年锦书追上来,“我说错了?”

    “没错!”

    年锦书一时竟不知道这一句没错,说的是她说的没错,还是她说错了,一头雾水,雁回这半年脾气沉淀许多,雁夫人刚死时那是真狂躁,冰冷,一副拒人千里之外,说话刻薄又恶毒,一点都没有百年世家公子的庄严沉静。

    如今,少了一点阴鸷,在朗朗阳光下,貌若潘安,神色宁静,很是令人着迷。

    她喜欢什么样,他都有。

    “我生辰,你有准备礼物吗?”年锦书厚着脸皮问,“你已多年,不曾送过我礼物,今年该有吧?”

    雁回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哪有追着人要礼物的?”

    “为何不能,你也追着我要过剑穗,我问一声又怎么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也太双标。”

    雁回不作答,年锦书缠着他要礼物,缠了许久,都没问出一个所以然来,年锦书暗忖,若他不给她准备礼物,她就要和雁回冷战一天!

    不夜都封城,城内什么趣味,秋天的美景年锦书也看得腻味,可雁回陪着一起玩,又是一次新奇的体验。

    雁回陪她在不夜都里游玩,还给她吹了两首曲子,一首曲子是宛平城的调,他吹起来有模有样,一听就学了一段时间。

    他知道年锦书想家了。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年锦书心里瞬间雀跃,想到半年前,她为雁回准备的浪漫,那一场三千明灯,至今都被薛岚数落她偏心,见色忘友。

    雁回也会很浪漫吗?

    恋爱的甜蜜,就像一颗糖,年锦书迷恋这样的甜度。

    雁回带她去了一间糖铺前,这店铺已关门半年,门口有些落叶,久无人打扫,看起来就有点落败,年锦书看他熟门熟路进来,忍不住问,“这是别人家。”

    “无妨!”

    雁回进了店铺的院子,院内收拾得很整洁,主人离开时,不慌不忙,把家里收拾得很好,年锦书不知道雁回要做什么,跟着他在院内转悠,雁回把院内一个小小的机器搬到院内中央来,这一类机器年锦书见过,在宛平城街道上,这是做糖人的。

    “你要做什么?”

    “给你做糖人。”雁回一笑,把糖糕拿了过来,年锦书又是惊讶,又是惊喜,忍不住看向雁回,轻声质疑,“你会做?”

    雁回生起了火,“你说呢?”

    年锦书分外惊喜,会做长寿面,还会做糖人?不夜都饮食偏辣,口味很重,且不喜欢糖,街上的小吃虽有糖糕类的,多也是小孩子喜欢吃,大人都不喜欢,夜市也是十个摊位就一个摊位有糖糕,这半年不夜都封城,设立结界,年锦书一个嗜糖的人,除了年君姚进来时给她带过一次零食,她就没怎么吃过糖。

    仙门内弟子,也无人会做甜品。

    那一天,雁回看到年锦书眯着眼睛,享受着糖糕时,心里一抽一抽地疼。

    年锦书为了在不夜都陪她,舍弃了最喜欢的吃食也就罢了,这半年来,竟只字不提,他和她一直轮流闭关,也把此事给疏忽了。

    年锦书坐在火炉前,帮他生火,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除了添乱,什么都做不到,幸好雁回也不嫌弃她。

    生了火,雁回把糖糕全部丢到锅里煮,等着糖糕化开。

    “喜欢小兔子?”

    年锦书是真的惊喜了,“你还会做形状?”

    她并不指望雁回能做出什么糖人来,只要是糖就行啦,这半年来,她的确挺馋的,不夜都一个会做糖糕,甜品的人都没有,全是一群少年郎,也不爱吃零食。

    雁回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喜欢的,我都会。”

    年锦书,“……”

    这句话撩得年锦书面红耳赤,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一片尖叫,甚至看雁回的眼神都带了一点点花痴。

    今天是生辰,竟有听甜言蜜语的福利?

    上一次他们在院内差点擦枪走火后,雁回一直避开她,不要说甜言蜜语,眼神都不敢和她对视,好像她是他犯罪的源头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