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0章 望月千代女败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最新章节,更新最快小说网!请记住 夜夜小说网 www.yeyexsw.com

    樱花如雨,聚散成河。

    八条樱河,犹如八蟒。

    在望月千代女的操弄之下,对着韦公公便咆哮而去。撕咬着的犹如江河而下,盘旋而来寒雾。

    片刻之间,便将那似幻似真的雾河给撕个粉碎。而后去势不减,继续向着韦公公所在的方向而去。

    顷刻之间,便将韦公公给淹没在这漫天樱花花瓣里面。

    这些由望月千代女所挥出的刀芒所化作的樱花花瓣,每一片之中都藏着难以想象的锋芒。

    哪怕是百炼钢刀都不未必能够在其面前占上丝毫便宜,而现在这位韦公公被这么多樱花花瓣所淹没,哪怕是他修为已至天人,怕是也凶多吉少。

    但是望月千代女却未敢有丝毫的放松,哪怕是在她的感知之中,韦公公已然倒在了这些让人迷醉却又暗藏杀机的樱河之中也是一样。

    毕竟作为东岛国五大天使忍之一,甲贺忍者的台柱子。这一路走来,她自己都忘了和伊贺忍者究竟打过多少次交道,又手刃过对方多少人。

    因此得非常清楚,面对一个将幻心术修之大成的人,你所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都未必是真。

    再加上虽然韦公公淹没在樱花河之中,但是天上那一轮还绽放着莹莹光辉的寒月法相,却依旧高悬。向外展现其属于天人境界独有的恐怖压力。

    让普通人足以窒息的恐怖压力。

    因此一击过后,望月千代女并未就此停手。而是手中的长刀在扬,挥刀对韦公公所在的方向再斩!

    一刀、两刀、三刀……

    呼吸之间,便有足足十八刀自望月千代女的手中而出,化作了一条条樱花长河,以一浪高过一浪的恐怖威力,向着已被淹没在无数樱花花瓣之中的韦公公所在的方向而去。

    所过之处,一切都被切割剥离,化为烟尘。

    死了吗?

    感知那自己长刀所向之处,一切都化为虚。而那轮圆寒月法相高升之处,也同样不见属于天人境界的威压。

    一直紧闭双目,以感知代替双眼的望月千代女终于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将眼睛望向刀锋所向之处。

    然而眼前的一切,却让其瞳孔瞬间为之一缩,握有长刀的手,也同样为之一紧。

    因为长刀所向之处,确实百丈之内,已一切都化为乌有。但是天上的那一轮寒月法相,却依旧高悬。

    不,现在已经不应该称之为寒月了。

    应该叫血月!

    绽放着血色光芒,让人望之极度不适的血月!

    就这么高悬于长空,和天上的圆月产生强烈的对比。

    血月,幻心术……

    难不成!

    血月高悬,红光染天。

    望着那一轮让人极度不适的血月,灵光一线之间,那掩藏在望月千代女脑海深处的一段记忆被唤醒。

    一个在东岛国已成为传说的名字,也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之间。

    而就在望月千代女因为想到了什么,而眼中闪过了一丝惊骇之极之色之时,天上那一轮沉寂已久,就好像是睡着了的血月开始苏醒了。

    没错,就是苏醒!

    因为它竟然自中间开始分开,化为了一只眼睛。就这么不带有一丝感情的,看着望月千代女其人。

    而这一变化也证实了望月千代女之前的猜测。

    那就是她根本就没有逃出对方所设的幻境牢笼,她所见、所闻、所感,全部都是假非真!

    因为对方的身份竟然是东岛国那位传说之中已经死了已久的叛忍!

    而就在望月千代女明白这一切的时候,天空之中那轮由血月化成了血眼也终于有所动作了。根本不给望月千代女丝毫反应的机会,便一道让人极度不适的红光,将望月千代女给罩在了里面。

    之后望月千代女便感觉到一股仿佛要将她灵魂都要撕裂的剧痛,折磨着她的意识,无数仿佛似九幽传来的手,企图要将其拽入深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望月千代女终于摆脱了这种让人痛不欲生之痛。而天上的血月也已然不在,早先在她的记忆之中,已经完全被她所挥出的刀完全摧毁的一切,全部都又重新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而同样出现在她眼前的,还有韦公公和其的掌声与赞语:“不愧是有着甲斐信浓二国巫女头领之称的望月天忍,居然在我的魔心术下,足足撑了一刻才倒下。难怪能被武田晴信所倚重,将出使匈奴,动荡大周的任务,交由你来办。”

    “住嘴,大将军的名讳岂是你这个背主忘义之人所能直呼的。”

    虽然已经深受重创,连站起来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但是当望月千代女听闻韦公公直呼东岛国三大名将之首,上将军武田晴信的大名。还是不由暴起,对着韦公公斥责道。

    “名字起了,不就是让人叫的吗?”韦公公笑了笑之后,继而声音骤然转冷道:“至于说背主忘义……杂家才是被背叛那个好吧!武田家的小儿,枉为一国之上将。

    竟然既贤妒能,因杂家术法独到,就处处警惕戒备杂家。最后更是在溷藩布置雷火陷阱,同时趁杂家身体不适如厕之际,命令手下石景、土屋二将,以弩炮、幽火围杀。

    要不是杂家拼死与天挣命,而后又有贵人相救,怕是早就命丧黄泉了!而那武田小儿竟然还倒打一耙,在见不到杂家尸体的情况之下,竟诬陷杂家贪图富贵,盗府中密文。

    当真是无耻之极,卑鄙之极!

    如不是杂家当年逃走,损了根本,伤了元气,而武田小儿又惜命,左右不离身的话,杂家早就出手摘了他的头颅,让他为咱家抵命了!”

    “休得妄言!”

    那位武田上将在望月千代女心中的位置重若泰山,哪能听得韦公公如此污言。因此也不顾自己安危,便直接再次出言怒斥道:“大将军贵为我日出之国上将,官拜关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怎么会俱你一个小小的伊贺幻忍。我看你分明是自身不正,才污蔑大将军。”

    “自身不正……好,你就当咱家自身不正吧。”

    韦公公就这么冷笑着看了望月千代女片刻之后,似乎不想再和眼前这个明显已经被洗了脑,将东岛国上层神话的女人在这上面纠缠下去。因此便直接冷笑道:“左右你也只能在此时叫嚣,等到了京城,希望你还有这个闲心,去理会他人。

    好了,还有位老朋友,等着杂家去见一见呢。所以,望月天忍,安心的睡吧,等醒了,也就到京城了。到时候希望京中的天牢,你能住得习惯!”